当前所在位置:首页 > 师资力量 > IMBA师资
对话Prof.John M Sharp
发布日期:2016-01-06 11:19:31  点击数:

  编辑整理|刘柳  摄影|郎云淏

  采访者:秦春淼  武汉大学MBA2013级国际班

  采访对象:Professor John M Sharp  运营管理教授

_YUN1975_副本.jpg

  Prof. Sharp,来自英国的严谨治学的绅士,是他给我的第一印象。他的课堂不允许有手机响,不允许有闲聊;他会对清晨迟到十分钟的同学说good afternoon,也会对上课时教室外的噪音一探究竟。他发下来的课程作业指引洋洋洒洒,字字珠玑;他要求交给他的学习日志细致详尽,一丝不苟。

  然而,课堂外跟我聊天的Sharp老兄是那么的可爱。他住在曼彻斯特的一所有着几百年历史的老房子里,他爱武大的老校舍;他支持着一支既不是曼联也不是曼城的乙级小球队,他也会陪夫人逛汉街;他听说同学们都很敬畏他时瞪大了双眼,他指着自己的大肚腩说要减肥时又露出羞涩的微笑。

  很荣幸能听到他的课,深深的为他的学术精神而折服,我想,这就是知识的魅力。

  Q&A:

  Q=秦春淼

  A= Professor John M Sharp

  Q:您已经是第三届执教武汉大学MBA国际班的运营管理课程,在您看来,武汉大学MBA有没有哪些变化?

  A:今年是我在武大执教的第三届,在我看来武汉大学MBA的进步很大,其中最大的变化莫过于是在2012年创办了MBA国际班。

  MBA培养的是职业经理人,企业全球化的趋势虽然给职业经理人提供了更加广阔的舞台,但是这也意味着他们需要有更强的国际竞争力以及更宽广的国际视野来应对国际的需要。与此同时,随着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这些职业经理人在今后的工作中,会接触到更多的国际项目,这也对经理人自身水平要求更高。

  因此,武大MBA国际班全部课程均采用英语授课,其目标在于培养具有国际化经营管理水平的人才,培养具备国际沟通能力、多元宽广的商业与管理知识并能研析跨领域的各种管理课题的人才,以及既有国际视野又熟谙中国国情,中国管理实际深度融合的高素质管理人才。

  Q:您在设置课程方面,有没有根据中国学生的实际情况做一些相应的调整?

  A:因为对MBA课程来说,小组讨论是一个很重要的环节,因此在上课时,我会将学生们分组,让大家围在一起,在一定时间内围绕一个主题进行讨论。在国外,我们的课桌是可以随意移动的,这样更方便同学们坐在一起进行讨论。而在我们的MBA教室中,这一点很难实现。因此,我对我的教学计划进行了修订,我会使用就近原则,要求大家和附近的同学形成讨论小组来进行课堂讨论。在这个过程中,让学生主动去发现问题、研究问题、探寻知识 ,在学习过程中加深对知识的理解,培养学生的思维能力。

  Q:武汉大学MBA的使命是培养具有国际视野、兼备竞争意识与团队精神的中国工商管理精英,在您看来,国际视野应该体现在哪些方面,您能否给我们讲一讲?

  A:在我看来,国际班的建立本身就是国际视野的最佳体现,因为在武大MBA国际班的课堂上,会邀请很多国外的教授授课,这些国外的教授会给MBA学生提供世界最新的案例、教材,以及最前沿的管理知识和理念;与此同时武大在MBA的教学中也邀请国内的专家学者参与进来,这些教授又会给学生提供本国的案例,这样两者结合,实际上是一种国际化管理理念与中国管理实际的深度融合,让学生感受到不同文化间的交流与碰撞,增进国际间的交流,促进不同层次国际管理经验的汲取。并且来自于世界各地的学员在国际班的课堂中交流思想,分享经验,互通信息,缔结友谊,建立起全球校友资讯与网络。

  Q在武大MBA执教期间,您最难忘的事情是什么?最触动您的又是什么?

  A:让我感受最深的是,武大MBA课程通常安排在周末,从早上九点到晚上九点为一天,两个周末四天就要学习完一门课。这期间学生需要阅读大量材料、做多次小组讨论、在课堂上展示介绍讨论结果和项目成果,还要完成课后作业……在两天忙碌的课程之后,周一到周五他们又要回到自己的工作岗位开始努力工作。可以说,整个过程非常艰辛,但是武大的MBA学生可以坚持下来,真的很不容易。

  还有一点让我触动的是,周末上课时,老师们也都在,这个情形在国外,也是很难见到的。因为国外的MBA课程大多数安排在晚上下班之后,周末的时候老师和学生都会休息,做自己的事情,很少会待在学校里。

  Q:您的授课风格是怎样的?

  A:我的讲课是一种“交流——互动式”的教学方法。在我看来,那种“传递——接受教学模式”很难让学生真正参与课堂教学过程,大多数学生在课堂上只是听众,它既忽视了作为独立的且处于不同状态的师生个体在课堂教学过程中的多种需要和潜能,又忽视了学生是学习的主体又是自身发展的主体。

  因此在我的课堂上,我习惯于在讲完一段后,询问学生是否对这个部分由疑问。通过这样的询问可以得到学生的反应,目的是为了检查和跟进学生是否在听,并非一定需要学生就所学内容提出问题。如果没有问题,那我就会接讲下去;假如学生有问题,或者没听懂,我就再重复一遍,解释地更清楚一些。这个项目请的许多外籍教授,都像我一样,在学校只有两周时间,所以我希望尽可能在短的时间里能为学生解决更多的问题。

  Q:MBA教育是培养和造就企业职业经理人的有效办法之一,但是两者之间并不是一一对应的关系。在您看来,一个学习MBA的学生,如何完成MBA教育到企业职业经理人的跨越?

  A:我觉得,上好MBA课程对于职业经理人来说是一个非常好的途径。MBA教育是为满足有工作经验的职场人士对拓宽管理领域,或从技术领域向管理领域职业转换等需求而开设的提升和总结一些管理经验的课程。

  来参加MBA学习的人都是有工作经验的人,经过多年工作,他们或多或少会有一定的思考、困惑,所以他们再一次重返校园,这时MBA课程对他们的帮助就很大,这种帮助,一部分是从老师那里学习到的,老师会教授很多东西,聪明的学生往往会根据自己的实际情况,从中找到最适合自己的知识、理论和方法,加以利用;另一部分,则是从与同学的沟通、讨论、冲突中学习,通过这种讨论从他人的观点体验中得到启示、提醒和总结,可以对原有思维模式有所突破。不管你是做什么的,只要能够把在学到的东西用在实际工作中。就是有意义的。

  Q:在一般的MBA课程中,本地的老师有时会到学生的企业去实地指导他们的一些问题,这样老师和学生之间就会有更深层次地交流,但是那对于外籍教授来说,由于种种原因的限制,会缺乏这种交流吗?

  A:我觉得不会,古人云“授之以渔,只供一饭之一需;教之以渔,于终身受用无穷”这就是说,老师仅仅向学生传授知识不如在传授知识的同时教会学生学习知识的方法,做好学习指导工作,提高学生自学能力,使他们终身受用无穷。上课时我教给你方法,在日常工作中,能够用到,那就是帮助了你,而不是非要每次遇到一个问题,你就来找我。有时候,理论、概念、思路的掌握,以及其使用的能力是更重要的。

  Q:经过一段时间的接触,您觉得中国MBA学生与其他国家的学生有什么不同?(先排,如果排不下,这个问题可以删除)

  A:从课堂来说,西方的学生参与性、互动性比较强,老师的教课和学生会融为一体,但是中国的学生则比较习惯传统的“传递——接受教学模式”,老师在讲台上讲课,学生坐在下面听,边听边做笔记,很难参与进来,跟老师互动,就算是中国的学生在国外,一开始他们的参与性也会比其他学生低,随着在国外课堂的时间越来越长,看到课堂上老师问问题时,国外同学会踊跃回答问题,中国留学生才会渐渐的融入到国外的教学氛围中去。但是不能否认的是,中国学生的基础知识、理论知识非常的扎实,他们会利用很多课余的时间来刻苦学习,很用功。

  Q“在您看来一名企业职业经理人应该具备哪些素质?(先排,如果排不下,这个问题可以删除)

  A:一名职业经理人具备的素质是,能够跟别人合作,倾听别人的想法,然后带动大家一起工作,完成既定的目标。其中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学会领导别人合作,能够团队一起合作。

  Q: 在课堂上您提到劳斯莱斯的运营策略,从以前的销售飞机引擎,转而向现在的租售引擎为主,您认为这是一个好的转化吗?这样的转化能在一夕之间完成吗?

  A: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在劳斯莱斯看,这肯定是好的现象,从我的角度看,也是不错的现象,因为这涉及到一个公司的管理和运营,你现在是租设备了,租设备出去实际上就跟你的顾客产生更多的联系,这种联系实际上对你公司的发展有帮助。还有服务方面,服务类的东西肯定会比单独的卖售,更能体现出公司的价值,和客户长远利益的建立。

  从USP(独特卖点)来看,还是会选择服务,当两个产品一样的话,服务更好的哪一个肯定会更受顾客青睐。所以劳斯莱斯选择转型,因为他们发现在价格上没有卖点的时候,就应该进行一个转变,再者,劳斯莱斯做这个转变也是为顾客考虑更多,如果做飞机引擎很贵,租的话,对顾客的现金流有帮助。

  Q: 中国在过去的三十年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运营和管理方面,你认为中国能在短时间内赶上美国和日本吗?中国会在迅速的经济发展中遇到瓶颈吗?

  从生产高品质产品和合格产品来看,中国应该是有可能赶上美日,但是差距还是在服务方面,服务不是一朝一夕能够改变的,必须要所有的人认为我需要更好的服务,才能有可能跟别人提供更好的服务。在美国,服务意识已经有几十年的历史,在英国也有二十年,但是对中国来说,没有那么快,产品的生产比较快,用设备用技术能够跟上来,但是服务的理念,服务的整个行业来讲,会需要更长时间。

  在瓶颈方面,中国最早设置的工厂都是外资,中国的工人只被要求我告诉你怎么做就行了。包括像苹果的生产,外资公司拿走了很大部分的利润,中方拿到很少的。在这种情况下,现在,中方这边出现了越来越多的工程师,越来越多的职业经理人,占据了公司的大部分,中方不像原来那样缺乏人才了,那现在马上就能变化呢?也不是,因为这些人没有完全承担起来,控制整个公司的命运,可能还是需要一定时间,当这些人能够起来替代原来外资的情况,中国的发展才会真正的迈过去,这就是一个发展的瓶颈,只要能迈过去了,就可以有一些变化,一些创新、想法、思维的力量就体现出来。

  采访后记:在一个多小时的对谈中,Prof. Sharp讲话不疾不徐,回答问题前,总会思考个几秒钟,往往几句话便清晰简洁地阐明了核心,跟他自己的角色——“运营管理专家”十分吻合。而当他谈起对武大MBA的观察、思考与期待时,当下就能强烈感受到,他是一位导师,正在认真地与你探讨人生。